位置:知识产权保护网 > 专利公告 > 正文 >

大学生当“网红主播”夜播一个月 工资没得到还感觉被骗了

2017年11月28日 21:09来源:知识产权保护网手机版
刺陵演员表,hn 12530 com,mimibibi,郭一薇,李俊渠,普法栏目剧无可替代下,晴空物语透视镜,鲁妹网,天龙之寻道,回眸网,哀伤苔,坏丫头音译,侵占之后再疼你,肃宁帮帮网,破鞋王妃不好当,清阳君,申利英,黑道王子的可爱拽公主,,777217花花世界,韩炎网,回到洪荒去泡妞,金莎的老公许嵩,胯胯井,莫宁顾准,宁思峤,秦穆饮盗马,硕亲王敏代,挑战万人迷胡悦,一本道美丽小护士

1

长春晚报记者 康重华

现今社会提到“网红”、“女主播”等字眼,人们想到的更多是高收入和光鲜的生活,殊不知一些不知名的小主播不仅没有高收入,有时候连工资发放都成了问题,28日记者接触了一位大学生主播,她说她最近都被拖欠工资所困扰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被招聘当上了主播

“因为工资拖欠太久,我就干了一个月的活就不干了。”小孟说。原来,她为了勤工俭学,在网上找到了一份兼职,就是在网上做主播。

小孟告诉记者,几年前她在网上一个名为长春兼职群的QQ群,认识了一个招聘女主播的网友于某某。于某某告诉她,能说会唠再加上形象可以就能当上主播,主播按照提成挣钱,一个月最少保证能挣一千多元,解决生活费不是问题。“我高中毕业后跟这个于某某合作了一次,当主播赚了些钱,现在我在北华大学上大二,他又联系我做主播,我就跟他合作了,但没签过合同。”小孟说,于某某给她安排当夜播主播,通常在凌晨上线直播到第二天早上,她需要和粉丝互动两个小时左右,每个月就可以得到1000元的底薪加上不同比例的提成。“最开始的时候,他跟我说要我试播六七天,如果效果可以就让我做下去。”小孟说,经过一周左右的试播,她人气不错,于某某通知她正式算主播计费。

工资就一直被拖欠

“今年暑假,也就是七八月份,试播后我又做了一个多月的夜播主播,但是于某某保证的工资却迟迟没有发到我手里。”小孟说,她曾多次向于某某索要工资,但是于某某都表示手头没钱。工资一直被拖欠,小孟就停了做直播主播的工作。期间一次电话中于某某告诉她,她的工资已经发给了一名苏某,让她找苏某拿钱。

原来,苏某是一名经纪人,而于某某属于苏某的上级,一名对接人。“我联系了苏某,但是他也没有拿到工资,苏某说他和于某某属于合伙人,他没有钱而且也在找于某某。”小孟说,她本以为自己所做的直播人气旺,会成为网红,不想一个月也就1400元左右的工资,都没发下来。

小孟说,于某某让她做直播主播的APP名为合拍,在合拍上她和粉丝互动会收到粉丝的礼物和打赏,但是这些她都无法提现出来,因为系统显示她属于一个名为Dream的公会,只有公会负责人可以提现,而公会负责人是于某某。

涉及十余名大学生

在小孟提供的材料中,记者看到,合拍APP中小孟所在的Dream公会有管理团队,团队中有四个人,分别身份为老板、总监和两位经理,而于某某属于老板。

“在合拍APP中,公会是一个组织,于某某是对接人,也就是公会负责人,他手下有一些经纪人,而苏某就是经纪人。于某某管理团队然后给经纪人发钱,经纪人再给招来的人发钱,我属于于某某自己招来的人,其实和苏某没关系,自然在苏某处得不到工资。”小孟说,因为工资不发,她就把当主播被拖欠工资的事情发到了网上,不想多位大学生联系了她,说跟她遭遇一样,都是Dream公会主播。

随后,记者了解到,和小孟一样遭遇的大学生有十余位。“我们建立了维权群,群里现在有十多人,都是一个情况,有人直播了一个月,有人直播了两个月。”小孟说,之前要求维权的人更多,但是苦等三个多月没有消息,一些大学生就放弃了。

对接人消失不见了

“现在我非常苦恼,因为我多次索要工资,于某某已经将我的各种通讯方式拉黑了。”小孟说,之前她就没有见过于某某,大家一直是在网上联系,于某某之前在长春办公地点,但后期办公地点也没有了,她只知道于某某的年龄也是在25岁左右。

一位大学生主播告诉记者,她一直在坚持做直播,直到20日,她接到合拍系统发出的消息,说她和所在Dream公会解除了关系。“成为主播都是我们自己在网上填的信息,成为主播后时不时会收到合拍发的消息,那天合拍给我发的系统消息写明,我们和公会解约后,做直播的收益已经划入公会账户,只能统一由公会负责人也就是于某某结算,所以我们怀疑钱都在于某某手中。”大学生主播说。

另一位被拖欠工资的大学生主播告诉记者,她们现在都被此事困扰,她们就希望得到工资,如果于某某遇到了一些问题,也希望他站出来,和大家正面接触说明白工资一事。

让主播走法律途径

为了了解此事,记者几经辗转联系上了于某某,于某某对记者说,他隶属于一家传媒公司,他是传媒公司的一名对接人,他手下有几位经纪人,经纪人招来主播,他就会给主播发工资。

“公司和合拍签了合同,Dream公会主播的工资都是合拍先给我,我再发给经纪人,然后经纪人再发给主播。”于某某说。可是当记者询问于某某所在公司的名称时,于某某说不方便提供,当记者要求于某某出示和合拍的合同时,于某某表示合同有商业机密,不可提供。

“我把工资都给了经纪人,经纪人会给主播发钱。”于某某说,如果主播没有收到足够的工资也有可能,因为合拍告诉他,合拍公司一直在融资而且他的主播播出时间较短,所以没有足额工资,对于小孟的事,他说他不知情,希望主播走法律途径维权。针对此事,记者联系了于某某手下的一名经纪人苏某,苏某告诉记者,他手下主播的工资发不出来不说,自己的工资没得到。

合拍未查到其合同

苏某说,他和于某某曾签过一份劳务合同,证明彼此的劳务关系。据苏某了解,于某某说曾以朋友公司的名义和合拍签过合同,但是合同苏某没见过,他和另两位经纪人曾经去于某某朋友的公司找于某某,然后才拿到了一笔分别为500元、2000元和3000元费用。

那大学生主播们没有得到工资确实是合拍的问题吗?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联系了合拍的工作人员。一位客服部巫女士对记者提出的问题做出了逐一的解答。“首先我们在公司的系统中查到,Dream公会与我们没有签订合同,其次于某某也没有和我们公司签订合同。”巫女士说,除了被开除的工作人员,他们可以在系统中查询到旗下公会和签约主播,而于某某和合拍没有关系,有可能属于有营业执照的私人主播公司,私人主播公司对于收益自行支出,具体情况合拍方面并不了解。

随后,记者将此情况反馈给小孟和十余位大学生主播,他们表示感觉自己被骗了,会选择起诉等法律手段,一定要为自己维权。

本文地址:http://www.jxjjdy.com/zhuanli/2011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