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知识产权保护网 > 专利公告 > 正文 >

手稿算书法还是文字作品?茅盾“天价”手稿案开庭

2017年11月28日 15:22来源:知识产权保护网手机版

《方圆》微信公号11月28日消息,11月28日,茅盾后人与南京经典拍卖有限公司、手稿持有人张某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上诉一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此前,该案已经过四次开庭并一审宣判。

涉案作品《谈最近的短篇小说》(局部)涉案作品《谈最近的短篇小说》(局部)

500万元、600万元、700万元、800万元……短短30秒,竞价便已突破900万元。 

2014年1月5日,南京经典拍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经典公司”)举办的拍卖会现场,一份名为《谈最近的短篇小说》的手稿引发激烈的竞拍,手稿的作者正是中国著名的文学家——茅盾先生。

  人物简介

茅盾,生于1896年7月4日,卒于1981年3月27日,原名沈德鸿,字雁冰,浙江省嘉兴市桐乡市人,中国现代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文化活动家以及社会活动家。代表作有小说《子夜》、《春蚕》和文学评论《夜读偶记》。

经过44轮的“马拉松式”竞价,这份手稿最终以1050万元的价格落槌,再加上15%的佣金,手稿的总成交价达到1207.5万元,打破了此前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将鲁迅手稿《古小说钩沉》的一页残页拍出690万元的纪录,创下了中国文人手稿拍卖成交价格的新纪录。

30页、9000字、1200万元,这份纸质微微泛黄、全部用毛笔写成的手稿,平均一个字价值1300多元,可谓一字千金。此时拍卖不仅引得收藏界和文学界的轰动,也引起了茅盾亲属的关注。

“所有认识我们的人都知道,我们是不可能拍卖这类资料的。我们也不知道,手稿怎么会被外界随便拍卖。”茅盾的后人们很惊讶,因为在茅盾去世后,他们几乎捐赠了茅盾的全部手稿以及其他物品,分别安置在中国现代文学馆、桐乡档案馆、上海名人手迹馆,加起来超过1万件。

与拍卖公司多次交涉无果后,茅盾孙子沈韦宁、沈迈衡和孙女沈丹燕向江苏省南京市六合区法院提起诉讼,状告经典公司涉嫌侵犯相关著作权。

在法庭上,双方争议的焦点从手稿的来源和合法性,到手稿的艺术属性,再到手稿买卖双方是否虚假拍卖,整个案件越来越复杂,一时间,吸引了法律界、收藏界、文学界、书法界乃至拍卖行业的关注。

  神秘的卖家和买家

《谈最近的短篇小说》是茅盾所写的篇幅为9000字的文学评论,载于1958年的《人民文学》第6期。这篇评论文章筛选出当时各地发表的大量短篇中的其中9篇进行分析,其中,有王愿坚的《七根火柴》、茹志鹃的《百合花》、管桦的《暴风雨之夜》和杜鹏程的《一个平常的女人》等,文章体现了茅盾的文学观点,具有极高的文学价值和历史意义。2006年茅盾诞辰110周年纪念时,这篇评论文章还作为茅盾的重要文献出现过。

因此,当这份手稿作为重量级拍品亮相经典公司的拍卖会时,引发了各界的高度关注。在拍卖之前,经典公司还在南京丁山花园大酒店对手稿进行了预展,既展示了手稿原件,也向观展者提供了印有手稿的宣传册,且未对观展人员进行出入限制。直至案件开庭,《谈最近的短篇小说》手稿仍被完整收录在经典公司的官方网站上,手稿的全部细节向公众开放。

其时,茅盾后人大多定居国外,偶然通过国内朋友得知拍卖消息后,就和经典公司取得了联系。经典公司的答复是手稿已经卖了,却始终不肯透露卖家和买家的详细信息。眼看和平交涉起不了作用,茅盾后人只能将经典公司告上法庭,要求经典公司停止侵权、公开道歉,并赔偿50万元经济损失。

让茅盾后人没想到的是,案件一开始就遇到了麻烦。2016年9月29日,案件在六合区法院第一次开庭,由于卖家不到庭,无法说清楚手稿的来源和拍卖的合法性,所以这次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2017年1月20日,第二次开庭,原告知晓了卖家身份,也就是目前手稿持有人张某,才将其被追加为被告。

张某是江苏省徐州市一家公司的董事长,也是徐州市收藏家协会副会长。据张某介绍,手稿是他于2000年从一位徐州的刘姓朋友处收购而来,这位刘先生告诉他,该手稿是另一个人从收废品的麻袋里抢救出来的。

张某表示,起初刘先生并不愿意割爱,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劝服其以3.8万元的价格将出售给他。张某说,他对茅盾先生的崇拜发自肺腑,手稿买回后,他曾想捐赠给茅盾纪念馆,但听说捐赠手续复杂,就搁置下来了。

这一搁置就是14年,其间,手稿放在徐州艺术馆公开展览。

2014年,张某计划买一套房子,急需用钱。此时,有拍卖公司的朋友知道张某处有茅盾手稿,建议他拿出来拍卖。张某为了筹款,便将手稿交给了经典公司。然后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经过激烈竞拍,手稿由一位名为岳某的买家以1200万元的天价竞拍购得。

但就在2017年3月13日的第三次庭审中,原告又发现,拍卖竞价成功后,岳某因资金困难筹款不力,一直没有支付拍卖款,手稿在拍卖行保存了一段时间,便又回到了张某手中。

拍出千万元的茅盾手稿竟然并未真正成交?原告认为,不能排除岳某和拍卖公司恶意串通进行虚假拍卖的可能,要求追加竞拍人岳某作为本案的第三被告,以便查清拍卖的合法性以及该案是否存在虚假拍卖行为。茅盾后人也表示,当时如果告诉他们拍卖没有成功,作为茅盾的后人,是有权要求追回丢失的手稿的。

对此,经典公司的代理人张复友解释,由于近年拍卖行业不景气,拍卖公司对部分老客户采取了免收保证金的政策。岳某虽然违约了,但在与张某协商之后,大家互相谅解,并没有追究岳某的法律责任。

张复友表示,本案是著作权侵权纠纷,应该围绕涉案手稿是否属于书法作品、拍卖手稿是否构成著作权侵权以及是否有损害事实等问题展开。

“不翼而飞”的手稿

“我们不想让爷爷的手稿被别人莫名其妙占有,更不愿意它被拿来炒作。”原告之一的沈韦宁向《方圆》记者表示。作为茅盾后人,沈韦宁长期以来以收集茅盾的手稿为己任。但因为历史原因,茅盾的手稿流落各处,“回收”的难度不言而喻。而此次经典公司拍卖手稿,释放了“可以用茅盾手稿赚大钱”的强烈信号,给一直艰难从事着茅盾手稿的收集整理和发表工作的茅盾后人,带来了严重的障碍。

本文地址:http://www.jxjjdy.com/zhuanli/19897.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