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知识产权保护网 > 专栏专题 > 正文 >

检察官谈儿童侵害:需有司法解释 化学阉割不可取

2017年11月30日 10:36来源:知识产权保护网手机版

近期,有关儿童权益保护的议题持续引发关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针对虐童行为,我国刑法适用的罪名有故意伤害罪、虐待罪等。刑法修正案(九)还增设了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

“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的立案标准还较为模糊。”福建省检察院检委会委员、公诉二处处长、未检办主任董斌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直言,针对虐童行为的惩处,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的设置填补了此前的立法漏洞,但需要尽快出台司法解释,对虐童行为“情节恶劣”的具体表现予以细化。

董斌还认为,侵害儿童案件特别是性侵案件还存在着一定程度上的“取证难”,办案机关在认定责任的同时,还应避免对未成年人造成“二次伤害”。

与此同时,他还建议尝试在未成年人检察工作中引入公益诉讼,“特别是针对当事人起诉有困难的情况,检察机关可以考虑以支持起诉或公益诉讼的方式帮助维权。”

“侵害儿童案件存在‘取证难’,甚至私下和解现象”

澎湃新闻:您如何评价近期发生的虐童事件,有何深层原因?

董斌:作为检察官,同时也为人父母,看到近期涉嫌虐童案件的新闻报道,我们深感震惊、痛心和愤慨。

从办案的角度看,目前相关案件仍处在侦查阶段,事实尚未完全查明,行为人是否构成犯罪,构成何罪,都有待司法程序的进一步认定。

此前关于虐童事件,也存在着各种不实传言,也希望广大群众保持理性,不传谣不信谣。虐童类案件对儿童及其家庭的伤害大、社会关注度高、影响恶劣,近年来出现的一些个案足以让我们高度重视和反思。

虐童事件屡发有多方面的原因,如幼儿教育、托管方面日益扩大的需求与高素质专业化从业人员不足的矛盾;主管部门在行业准入、日常监管上的部分缺位,从行政到司法的制度防护体系尚有待进一步健全;教育理念滞后,很多儿童及家长缺乏防护意识,等等。

澎湃新闻:司法实践中,未成年人遭遇侵害类的案件一般会呈现出哪些特点?

董斌:一、被害人低龄化趋势明显,在校学生成为主要被侵害对象。二、熟人作案比例高,孩子“身边人”难防范。三、部分未成年人长期或者多次遭受侵害,后果严重。四、外出务工人员子女及农村留守儿童被侵害问题突出。

澎湃新闻:在司法实践中,侵害儿童案件的办理存在哪些难题?

董斌:儿童、尤其是幼童,由于其身心发育特点,在防护能力、认知能力、维权意识等方面普遍非常薄弱,其本人难以有力指控犯罪,在熟人作案的情境下,由于受害儿童本人或是家庭出于种种考虑,甚至常常私下和解而不诉诸司法程序,致使犯罪分子逃脱刑事处罚。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侵害儿童案件特别是性侵案件存在着一定程度上的“取证难”,但随着新的侦查技术、办案模式出现,取证水平也在不断提升,将逐渐解决这一问题。

与此同时,立法者在制定刑罚时也充分考虑了儿童权益的保护,如奸淫幼女、引诱未成年人吸毒等,都是法定从重处罚情节;又如刑法修正案废除了嫖宿幼女罪,可以看出立法者逐渐在加大对侵害儿童犯罪的处罚力度。

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情节有待进一步细化

澎湃新闻:针对虐童行为,我国刑法早已作出规定,如故意伤害罪、虐待罪等。刑法修正案(九)还增设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对虐童行为的惩处,是否还有完善的空间?

董斌:上述几个罪名具有一定程度上的竞合关系,但各有侧重,在打击犯罪上相互补充。故意伤害罪对于损伤结果有较高要求,虐待罪需要符合特殊主体及严重后果,仍有大量恶劣的虐童行为无法被这俩罪名所评价,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的设置正是为了填补立法上的漏洞。

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设置后不久,司法实践中就出现了为数不少的判例,有力打击了包括虐童在内的虐待犯罪。但该罪名的立案标准还较为模糊,给案件承办人造成了一定困惑,有可能出现同案不同判的现象,因此,还需要尽快出台司法解释对“情节恶劣”的具体表现予以细化,另外在量刑上,也要注意与虐待罪的衔接,特别是二年至三年有期徒刑所对应的犯罪情节。

澎湃新闻:前段时间,上海闵行检察院曾出台规定,将建立性侵罪犯黑名单,禁止罪犯从事与儿童密切接触行业。在制度层面上,我们还可以建立哪些保障?

董斌:这一制度值得探索。2016年,厦门市同安区检察院在办理一起猥亵儿童案件过程中,就向区教育局和全区241所中小学校、幼儿园发出包括从业禁止在内的检察建议,反响强烈,成效良好。

目前,福建检察机关也正在探索完善从业禁止制度,当然要真正将该制度落到实处,发挥应有的作用,离不开教育、人事等部门的大力支持,建立统一的信息共享平台。

对于整个行业而言,除了从业禁止制度,严格行业准入机制,加大对从业人员的培养、筛选、考核、监督力度,加强对安全监控的硬件支持,建立并畅通对侵害行为的举报和控告渠道也都是非常重要的。

“厘清虐童事件各方责任,避免办案中造成‘二次伤害’”

澎湃新闻: 在法律上,如何认定虐童各责任方的行为?

董斌:虐童刑事责任方面一是罪名的认定,直接实施伤害行为的,在认定虐待罪还是故意伤害罪等罪名之间,除考虑主客观相一致原则外,也要注意从对被害人造成的伤害的角度进行评估,在量刑时也应充分考虑心理伤害的层面,使罪责刑相适应。

二是监护方或其他监护人如有故意帮助隐匿证据、逃避处罚的行为,也可能构成帮助毁灭伪造证据或包庇罪等其他罪名。

三是监管单位如果有在资质审批过程中收受好处或审核重大疏忽,可能构成受贿或渎职等其他犯罪。

另外,民事责任方面,在监护单位受托时间内,所监护的未成年人发生被侵害事件,监护单位负有相应责任,如能证实监管部门在审批、监管上存在疏漏,且与犯罪发生具有因果关系,也应承担一定责任。

澎湃新闻:性侵案件在维权时还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董斌:性侵类案件维权时还应注意:一是特别从重情节的证据要注意固定。《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见》规定的从重处罚的几类特殊身份主体及特殊场所相关证据要注意固定并予以体现。

二是要警惕信息传播对儿童造成的二次伤害,在类似案件中对相关被害人隐私往往保护不够周全,需要严密保护相关信息。

三是要及时进行心理介入,童年挫折往往会导致未成年人性格发育出现重大隐患,需要及时进行心理介入。

本文地址:http://www.jxjjdy.com/zhuanlan/2139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