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知识产权保护网 > 专栏专题 > 正文 >

药贩子医院门前收药卖药 从患者处收剩余药加价卖

2017年11月28日 14:24来源:知识产权保护网手机版

沈阳市某区一条本就不宽的马路上,有一家医院的特病门诊,这里是有特病资格的市民开药的地方,每天早上8时30分开始就会有很多居民急匆匆来到这里。

正是这处医院特殊的性质,医院门前滋生出“非法回收和销售特病药品”的生意,而且生意兴隆。

收药者驾车堵在医院门前与每一位开药者搭讪回收。一些熟识的“老客户”则直接找到收药男子或微信电话直接通讯达成生意。收药者以6折甚至更低的价格从患者手中收来药品,再以更高的价格向外销售,赚取差价。

记者几日的采访发现,收药男子与医院保安以及身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十分熟识,收药之余直接在医院内聊天。

买药者与收药男子交谈付款。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 图买药者与收药男子交谈付款。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 图

  神秘人风雨无阻定时来医院“上班”

因为是多条公交车终点站,平日的人流、车流量相对较大。医院虽不大,缘于此医院的特病门诊是专为特病患者每月开药的地方,门前人流较多。

报料人给记者提供的信息是,医院门口常年有回收药品的收药男子,收药男子生意火爆,不单单从特病患者手里低价收取药品,还会将回收来的药品加价销售给前来买药的市民。严密的回收销售链接,获益不菲。

  特病患者卖药后承认每月药有剩余

按照特病患者开药的介绍,来到这个医院开特病药需要先到主楼内挂号,然后到特病门诊内开药,再去主楼的药局内取药。

一位糖尿病并发症患者告诉记者,他每个月可以在这里开到360元钱的糖尿病类药品,每次他在这里都会开“拜唐萍”这种药。因为每日服用的计量原因,他每个月的拜唐萍都会剩下一些。因为保质期还未到期,所以每隔上几个月,他就会将再次开到手的新药就送到门口收药男子手里。

特病门诊门前买药卖药在公然进行

按照报料人的描述,每到月末几天,来这里开药的患者就会相对较多并集中,这时候也是收药男子生意最红火的时候了。

11月24日早上8时40分,记者到医院门口,一名男子上前询问:“卖药不?”

记者没有回应,而是径直走进医院主楼,此时大堂位置的挂号和药局已经排起了队。

医院二楼卫生间,此处南侧的窗户是观察收药男子的最佳地点。

透过窗户就可以看到在医院门前两侧有两名男子经营着收药卖药的生意,生意兴隆的要算大门东侧的男子,他是驾车来做生意的,而西侧的男子还处于驾驶电动车的状态。

每当有拎着治病药的患者或家属走进医院大门,他们都上前主动搭讪。很快一单生意开始了,拎着购物袋的男子跟随收药者走到大门东侧的一辆白色SUV旁,男子娴熟地打开后备箱。卖药者交出药品,收药者从腰包里开始掏钱。

几分钟后,另一男子走近收药者并与其攀谈,男子熟练地说出几款药名。收药者打开车后门向男子作了一番讲解和展示后男子离开了。

在30分钟的时间里,收药者每次打开车后备箱就有生意开始并成交,而在一单生意进行时,经常有人在后面排上队,这些排队人自然很清楚收药者的身份以及收取药品的价格。收药、卖药的行为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进行,丝毫没有避讳之处。

  买药女乘公交离开进入一处写字间

就在收药者与一名男子进行交易时,一名穿白大褂外套蓝毛衣的女子也站在SUV 的后面,她在男子后备箱内挑选着她想要的药品。

大约十多分钟后,白大褂满意地拎着一塑料袋药品沿着南八中路向西离开了。记者跟随着买药者,更关心的是这名买药者的身份以及药品的去向。

白大褂走出大约150米后,在一处公交车站停下了脚步,她将塑料袋里的药分别拿出,塞进了两个白大褂的口袋,实在塞不下的她拿在了手中。

不久,一辆公交车驶来,女子随着人流上了这辆公交车。公交车缓缓启动,记者在车厢后部观察着坐在前面的买药女子。

7站之后,买药女子在“西部货运中心”公交站下车,走进路边一处写字间后一直没有再出来。

  收药男子:需要什么药都可以联系

11月27日上午8时35分,记者再次来到这家医院。临近月底,收药男子的生意好得药品有些脱销。

记者以卖药人的身份与收药男子进行攀谈,记者表示手里有一定数量的拜唐萍、优泌林胰岛素和格列美脲片。

“你这样,有药就都给我拿过来。拜唐萍我收的价格是20块钱一盒(药房零售价约为56元),优泌林价格45(元)(药房价格在65元左右),格列美脲20(元)(零售价约为60元左右)。”收药男子向记者简单介绍着回收药品的价格。

当记者询问数量多价格是否可以上浮时,收药男子表示:“等你拿来药咱俩再说,价格好说,拜唐萍现在要的人挺多,我可以多给你钱。”

记者表示,还会选购一些需要的其他药品时。男子随即将SUV的后备箱给记者打开,这是记者第一次见到后备箱里的情景。SUV宽敞的后备箱内放着两个整理箱,整理箱内装着各种药品,箱盖上还散放着几盒药品。在后备箱内挂着的塑料袋为买药者提供着便利。

  收药男子与买药卖药者联系紧密

“大姨,你放心,我这边有药我就给你打电话,你再等俩天……”在采访过程中,收药男子在手机通话过程中不断与客户取得联系。

男子的名片也会在交易的过程中留给潜在的客户,以保持生意不断涌来。

“这几天拜唐萍缺货,一直都没有货。你给我留个电话,我这边有货就给你打电话。”一位前来买药男子与收药男子攀谈着。

在男子的SUV车后备箱内,为了方便交易,设置了微信等二维码进行扫码付款等交易。

  收药男子在院外人行道上交易

27日上午的采访中,这家医院保安以及两名身穿白大褂的女子与收药男子似乎比较熟悉,彼此之间谈论着车的话题。大多数情况下收药男子是不会踏进医院大门以内,在院外的人行道上进行着交易。

但每到闲暇时间,收药男子就会和医院保安以及进出的白大褂女子打声招呼或找话题进行聊天。白大褂女子因为无法看清其胸卡上的姓名,无法确认对方所在科室与姓名。

  回收药品再次流入市场危害巨大

本文地址:http://www.jxjjdy.com/zhuanlan/1981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