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知识产权保护网 > 专栏专题 > 正文 >

上海最冷的深夜 谁为流浪者送去最后的守护?

2017年11月27日 16:44来源:知识产权保护网手机版

“每个人的困境都是因自身不同的生活境遇而造成的,走进他们的内心,才能真正帮助到他们。”

“我们今天的社会仍有许多弱势群体,他们无力解决眼前的困难,而社会工作者是他们的最后一道守护线。”

11月22日,小雪,申城开始步入冬季,杨浦区救助管理站也正式启动了今年的“寒冬季节救助”。夜晚10点,冷风夹着雨,上海中心城区的气温一度降到10摄氏度以下,救助站的巡逻车在杨浦大街小巷巡查了一遍后,停在了包头路殷行路路口。站长李福强背着一个大包跳下车,径直朝街角走去。

李福强的心中牵挂着一个人,那就是老吴。老吴的户籍在大桥街道,家原住在殷行,早年因家庭变故卖了房子,钱也花光了,如今只能露宿街头。一个小商店的屋檐下,一张简易的木板床,就是他的全部家当。

“老吴啊,天开始冷了,还不进站吗?”老吴正睡在木板床上,见熟人来了,又坐起身来:“你看我这都睡下了,今天就不去了,到冷的时候我会去的。”李福强放下被子和一些食物,临走前撂下一句话:“天再冷些一定要进站。”这句话,李福强几乎每天都要跟老吴说一遍。

每年上海的冬天,人们总能看到这样一个穿着蓝色冲锋衣的身影,在冷得结冰的深夜里,穿梭于杨浦区的大街小巷。高架下、桥洞里,他与流浪者并肩而坐,耐心劝说,为那些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人们送去温暖。他就是杨浦区救助管理站站长李福强。

在零下五度的极寒天气里,他与不肯接受救助的“顽固分子”“抗争”到底,好说歹说……

“每个人的困境都是因自身不同的生活境遇而造成的,走进他们的内心,才能真正帮助到他们。”

每年从11月到第二年的3月,是杨浦救助站“寒冬季节救助”的持续时间。救助等级看天气而动:寒潮蓝色预警对应三级救助,橙色对应二级救助,如遇红色预警则要启动一级救助。越是寒冷的天,越要奔走在第一现场。救助站的3辆救助车,将全区分成3个区域无缝覆盖。李福强带领着团队“扫”街、爬桥洞,24小时不间断地巡逻,只要发现救助对象马上施以援手。

杨浦救助管理站的前身是杨浦收容遣送站,自2003年更名以后,从一个拥有执法权力的部门突然变成了服务性的单位。转变意味着工作要更加精细、贴心。由于每天不间断地巡逻、走访,整个杨浦范围内,哪一条街道、哪一个桥洞、哪一片绿化带住着哪一位流浪者,李福强心里就像有一张活地图一般。

流浪者出于自尊心,不愿意接受救助的“顽固分子”常有,王旭龙就是其中之一。今年春节,上海正经历寒潮,李福强与救助站的工作人员日夜巡逻,终于在军工路翔殷路隧道旁的高架下找到了王旭龙。只见他蜷缩在一张被子里瑟瑟发抖,寒风肆虐地从被子缝隙中钻进去。“这儿太冷了,跟我们回救助站。”李福强劝他。“不去,去那儿干嘛。”王旭龙坚持不走。

其实早在三年前,李福强就认识王旭龙了。“他一直在这附近流浪,不管我们怎么劝说,他都不肯说话,也不肯接受帮助。”李福强没有放弃,他隔三差五就去王旭龙常出没的几个地方找他聊天,后来才渐渐得知,他是三年前与父亲置气出走,从山东老家来到上海闯荡。

独自坐在救助站里的王旭龙。 黄尖尖 摄独自坐在救助站里的王旭龙。 黄尖尖 摄

因为离家出走时没有带身份证,王旭龙只能靠打一些零工度日,他干过搬运工、当过扫地工,租不起房子,夏天睡在大理石阶旁,冬天住在高架桥下,就这样度过了在上海流浪的三年。“他心高气傲不肯接受帮助,我就给他介绍工作,让他自食其力,但我知道他最大的心病,还是与父亲之间的隔阂。”

儿子出走三年杳无音信,可以想象家中老父有多么焦急绝望。于是,李福强一直暗中为王旭龙打听老家的线索,终于在春节过后,在媒体和救助站的牵线搭桥下,父子俩在救助站重聚。“儿呀,三年就这么瞎窜,一个话也没有,你起码让爸爸知道你还活着啊!”父亲握着儿子的手,眼泪顺着沟壑纵横的脸滑落,紧握的手再也没有松开过。

父子重聚一刻相拥而泣。 黄尖尖 摄父子重聚一刻相拥而泣。 黄尖尖 摄

“每个人的困境都是因自身不同的生活境遇而造成的,走进他们的内心,才能真正帮助到他们。”为了走近他们,李福强经常冒着日晒雨淋,与乞讨者一同席地而坐,弯下身去聆听他们的苦处。

深夜车来车往的马路上,李福强和救助站的工作人员们穿着反光马甲,出现在桥洞、街角、地铁口,寻找那些在严寒中孤零零的身影。在零下五度的极寒天气里,他与不肯接受救助的“顽固分子”“抗争”到底,好说歹说,想尽一切办法把他们劝进站里,哪怕是住几日,哪怕只是吃几顿热饭,喝一口热汤……

  为遭遇变故的困境儿童撑起一把“庇护伞”

“困境儿童有别于孤儿,他们没有法律上的认定,不享受任何国家政策扶持,而社会对其救助的方式也相对落后,孩子还面临各种身份认同的困境……”

在困境儿童眼里,李福强就像是慈爱的爸爸。 朱良城 摄在困境儿童眼里,李福强就像是慈爱的爸爸。 朱良城 摄

2008年,李福强正式成为杨浦区救助管理站的站长,他率先在全市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引入专业社工入站对受助人员开展服务。也是这一年,救助站接收了两个16岁的孩子。

小王(化名)家在山东,遭受了严重家庭变故后千里迢迢来到上海,准备看一眼梦寐以求的复旦大学后就自杀。

小张(化名)家在杭州,从小跟着父亲靠倒卖火车票谋生,16岁那年父亲突然离世,他就由杭州救助站送到了上海。经多方走访和沟通,救助站把两个孩子都顺利送回了家中。

两个孩子的命运看似相似,然而两年后当李福强再次见到两个孩子时,内心却受到很大震动。原来,救助站对接小王的社工几乎每月与小王通讯,关注他的成长,最终孩子考上了大学,并在毕业后成为一名社工,把自己受过的救助回馈社会。而小张在被送回家后不到一个月就开始重操旧业,未获得很好的成长。“看到这俩孩子,心里特别不是滋味。”李福强说,相似的案例,是否用心去对待,结果截然不同,而这却改变了孩子的一生。

本文地址:http://www.jxjjdy.com/zhuanlan/19040.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