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知识产权保护网 > 工作通知 > 正文 >

中国现代通俗文学研究大家范伯群先生逝世 风范永存

2017年12月12日 17:09来源:知识产权保护网手机版

中国现代通俗文学研究大家、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范伯群先生。

今天(12月10日),中国现代通俗文学研究大家、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首届“姑苏文化名家”范伯群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7时35分在苏州逝世,享年86岁。惊闻范老逝世的消息,苏州大学领导以及第一时间从全国各地赶来“范门子弟”,都纷纷悼念这位文学研究大师,送范老最后一程。

多年来,范伯群先生一直居住在姑苏区杨枝新村。不到50平方米的老房子装修简单,除了满屋子的书籍、几件老家具和一台年初刚买的电脑,并没有什么显眼的东西。

在这里,范伯群先生笔耕不辍,完成了独著《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插图本)》等影响深远的作品。

范伯群(右)与曾华鹏(左)。

踏入学术圈60年 “范门子弟”遍布全国

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范伯群先生谈到了他与文学的渊源。他笑称,是因为自己的视力问题,看不清数学老师在黑板上的演算,所以就向文学方向发展,成了图书馆的常客。

1951年,范伯群先生考入复旦大学,开启了“研究”文学之门。大学毕业时,本可以留校任教的他改变了人生轨迹,到南通中学做一名语文教师。1957年,范伯群先生与同窗好友曾华鹏,联名在《人民文学》发表了《郁达夫论》。此后,这对复旦中文系同学,合作发表了《王鲁彦论》、《冰心评传》、《郁达夫评传》等,成了学界公认的“双打选手”。

范伯群(右)与曾华鹏(左)看望冰心时合影留念。

苏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汤哲声,是范伯群调入苏州大学后任教的第一届学生,他认为先生在学术研究方面,有非常强的学术敏感性,特别注重对史料的挖掘,此外还带出了一支队伍,学界称为“范门子弟”。

“当下苏州大学被学术界称为中国现代通俗文学研究的重镇,甚至称为‘苏州学派’,与先生这样的治学方式有关。”他说。

栾梅健是范伯群先生的第一届研究生,他说,老师不仅在学术上指点迷津,在生活上也是无微不至。“可以这样说,范伯群先生的学生,比其他导师的学生出道更早,这是因为他乐于并且有能力引荐学生,把我们介绍给国内一流的专家和刊物。”

1986年,栾梅健就在核心期刊《小说评论》上,发表了研究铁凝小说《没有纽扣的红衬衫》的论文,此后经《新华文摘》全文转载,这极大坚定了栾梅健的学术信心。现在他是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当代文学创作与研究中心副主任。

据统计,如今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115名理事中,就有5个范门子弟。

  

石娟与范伯群先生。

对学生关怀备至 经常请到家吃大馄饨

范伯群先生不仅是大家学术上的导师,还是生活中的忘年交,很多学生都吃过他家的馄饨。《苏州教育学院学报》副主编石娟回忆,范先生家的馄饨,都是大馄饨,那馅料的实在,就像先生对学生的心意,满满的,几乎要胀破“肚皮”。

湖南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翻译系主任禹玲说,作为范伯群学生汤哲声的博士生,也有幸到先生家蹭饭。“家里从来没有大鱼大肉,但是马兰头、荠菜、蚕豆、鸡头米,大闸蟹这些时令美食,让我见识到了苏州人在吃上的讲究。”

2017年11月,范伯群先生请学生到家中就餐(禹玲 供图)。

20多天前,禹玲到上海开会,还专门到杨枝新村去看望师爷范伯群。“先生专门让阿姨提前买了大闸蟹,还和我讲了下一步的研究方向。范先生不仅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家,还是一位和善慈祥的老人。”

今年9月,范伯群文化工作室微信公众号开通。

1991年就学会了电脑 最近还开通了微信公众号

2001年,范伯群退休,但是退休后的他,却比从前更忙了。范伯群的女儿范紫江说,父亲非常善于接受新事物,1991年就学会了电脑,前几年掌握了微信,今年9月还成立了微信公众号“姑苏文化名家范伯群工作室”。

随着微信公众号的开通,四面八方的人们向他发来问候、祝贺、献花、留言。有读者说:“重温先生论《海上花列传》文章,仿佛回到课堂”。一位90后的学生关注了以后,盛赞范伯群的学者风度,连说“真帅!”

范伯群先生。

本文地址:http://www.jxjjdy.com/gongzuo/8508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