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知识产权保护网 > 工作通知 > 正文 >

“部编本”语文教材总主编“剧透”高考语文改革方向

2017年11月30日 15:30来源:知识产权保护网手机版

  “高中语文特别是高中作文教学,全线崩溃!”

“部编本”语文教材的总主编、北京大学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的话乍一听有些耸人听闻。

2018第五届“北大培文杯”全国青少年创意写作大赛启动仪式现场,100多名对文学充满理想的名牌大学中文教授和各地著名中学的语文特级教师,挤在北京大学的会议现场。

启动仪式上,3人对话环节在中学教师中最具人气。

温儒敏与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曹文轩、北大中文系主任陈晓明坐在了主席台上,纵论语文教育、青少年写作和高考改革大势。这3位大咖也许是当今中小学语文教师和学生们最想亲近的人了。

自今年9月,全国小学和初中统一使用“部编本”语文教材后,温儒敏就成了中小学语文老师追逐的对象——对新教材怎么把握和吃透?新教材对学生母语素养提出了什么要求?隐含的未来高考语文改革的方向是什么?

而温儒敏在会上透露,深受中小学生喜爱的童话作家曹文轩也在“部编本”教材的编写队伍里,前一阵是编小学初中的,现正要编高中语文课本。“将来的作文怎么教,曹文轩会倡导浅显易读的文字,还是要把更多美学哲学思想融入?”“中学生寸时寸金,阅读和写作的时间如何分配?”“怎样培养,才能保护好孩子的文学天赋?”老师们有一肚子问题。

“有等级考试之后,高中孩子将不是在考场,就是在去考场的路上”

出人意料的是,温儒敏的言论并没有遭到众多语文特级教师的反对。

因为,年逾古稀的温儒敏这两年还在地方高中进行具有普遍意义的调研。

他发现,号称向985、211高校贡献了很多学生的中学,语文课是高一学点知识,高二忙联考,高三基本不学,全部刷题。所以作文在高中可有可无,很多学校不安排写作课。

高中语文老师将精力用在总结应对高考作文的技巧上,只讲怎么对付考试。比如,有老师总结出15种写法:怎么用爱因斯坦的名言,怎么套入自己的经历和想法,怎么联系新闻,诸如此类。

“原因非常复杂。但有一个直接原因就是作文的阅卷存在很大问题。”他详细分析,语文卷总分150分,作文占60分。分数分成四等,二等分是42~45分,他们调查了4个省,75%~85%都是二等分,根本拉不开距离。

“考得好也是42分,考得不好差不多也是40多分,所以老师就不教了,顶多教点考场上的作文技巧。”他们调查的4个省,考入一类校的作文成绩,比考入二类高校总体差距为“2分”!

“新高考也可能带来一个问题:学生不是在考场,就是走在去考场的路上”。高一开始等级考试,考考考,造成现在的孩子对写作没兴趣,对读书没兴趣。语文要给其他出分的学科让路,学生精力自然不能放在这里。

阅读是弓写作是箭

在西雅图的华盛顿大学,曹文轩演讲后主持人问他:你的童话作品是怎么写出来的?

作为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的获得者,曹文轩回答:因为我有15年的哲学阅读史,“当这些哲学文献沉入我的灵魂里血液里,文学创作的时候,自然就流淌出来了”。

曹文轩指出,中国作家输给世界上其他一些作家,就输在读书上。他连续发问:“你不阅读如何发现经验?你不阅读哪有生活的艳丽?你不阅读哪来的申辩能力,你不阅读哪来的想象能力?”

所以曹文轩总是送青少年一句话:阅读和写作的关系,就是弓和箭的关系。然后还要强调,“你们把这句话记下来,用一辈子记住,写作是一支箭,阅读是把弓”。

来自石家庄的一位语文特级教师要来话筒,向两位教材编写者反映:“现在很多中学把阅读的时间,甚至把语文的时间、语文早读的时间给压缩掉了。而且他们不允许孩子们在教室里看类似于《读者》、小说等跟学习无关的读物,所以说孩子们写作的时候想象力或者写作的能力会比较差一点。”

“语文为什么要给数学让路?”温儒敏自问自答,数学突击一个月可能提10分,语文突击一个月搞不好减5分。语文是一种综合能力。所以现在语文高一是必修课,高二是选修课,高三就是“兵荒马乱”的考试。

正在着手编高中语文教材的曹文轩在会上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新的语文教材要对教师学生有制约作用,比如文章后提供书目。“这个书目不是可看可不看,你必须看,因为要与教师的语文教学和学生的评估直接挂钩,所以你想不看都不可以”。

未来的高考语文恐怕会对女生不利

温儒敏揭露现状之后话锋一转,抛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但大家注意了,高考命题方式正在进行很大的改革,而且在悄悄地改”——阅读速度,以前卷面大概7000字,现在是9000字,将来可能增加到1万字;阅读题量也增加了,今年的题量,不是题目的数量,是你要做完的题的体量,比去年悄悄增加了5%~8%。

温儒敏透露,“语文高考最后要实现让15%的人做不完。”

他的讲话让参会的人屏气凝神:阅读面也在悄悄变化,哲学、历史、科技什么类型的内容都有。前年考的阅读题是古代货币制度。之后他们做了一个调查,99%的学生从来没有关心过,没有看过这个题目,老师也没有注意过。去年考的阅读题跟文学有点关系,就是比较文学,里面有很多概念,一般的中学生也看不懂。“这说明现在阅读的要求远远高出了中学语文教学平时教的那个水平”。

温儒敏继续抛出炸弹:高考阅读题的变化趋势,“那种思辨性,那么复杂,那种扩展,就是你想不到的,对女生特别不利!”

因为在温儒敏看来,女孩子中学喜欢读小清新、小文艺、小立志,喜欢词很美的文章。这些符合那个年龄段的审美趣味。可她们马上读大学了,就要开始更多地考虑思辨,面对很复杂的逻辑。所以教改必须在中学阶段用高考来撬动,来推动阅读,推动写作的教学。

温儒敏谈到:高考以前爱考实用文,一个文学类,一个应用类,二选一,“有一年考了刘震云的一篇小说,结果选他的文学类题目答题的只有8%~15%。剩下大部分考生选了应用类的。我们发现之后,第二年就调整了。现在文学类也要考,应用类也要考。否则,语文课堂不讲诗,不讲散文,不讲小说,最终中国的文学教育也崩溃了”。

本文地址:http://www.jxjjdy.com/gongzuo/2164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