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知识产权保护网 > 政府公告 > 正文 >

20年蒙冤者周远:被刑讯逼供后第1份口供我撕碎咽了

2017年11月30日 20:09来源:深一度手机版

20年蒙冤者周远:被刑讯逼供后第1份口供我撕碎咽了△ 周远在宾馆房间里回忆往事

今天(11月30日)上午,新疆高院对周远故意伤害、强制猥亵妇女申诉案再审公开宣判。法院认定,该案证据不足,事实不清,改判周远无罪。此时,周远已47岁,距案发已过去整整20年。

1997年5月17日,周远在伊犁州首府伊宁市的家中,被当地警方带走。从1991年起,伊宁市发生多起“妇女被侵害”案,其中38起算在了周远的头上。1998年,周远一审被判为死缓。庭审结束后,隔着马路,周远对站在路边的母亲李碧贞喊了一句:“老娘,你不要相信他们的话,我没干。”

20年中,周远及其父母四处申诉。新疆高院和伊犁州分院曾经两次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发回重审,周远第一次重审仍被判死缓,第二次改判为无期。2016年11月18日,最高法院对周远案作出再审决定书,指令新疆高院再审。

2017年8月25日,新疆高院重审周远案开庭,主要针对第一次重审认定的两起进行举证,公诉人提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3个多月后,周远拿到无罪判决。

20年蒙冤者周远:被刑讯逼供后第1份口供我撕碎咽了△ 宣判后,周远和李碧贞、律师等人在法院门口留影

宣判无罪后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

深一度:宣判无罪时你是什么心情?

周远:直到宣判前我都不敢相信,但最后还是宣判无罪,我心里一块大石头也就落地了。

深一度:你和家人一直在申诉,之前想过案子会翻过来吗?

周远:我肯定要申诉,希望这个案子能纠正过来,当时觉得希望不大,但行动上是肯定是要申诉的。

深一度:下一步你打算申请国家赔偿或追责吗?

周远:会申请国家赔偿。我肯定要追责。

深一度:2012年你从监狱出来后四处打工,都做过什么工作?

周远:干的很杂,就是些力气活儿、建筑活儿,安装管道什么的都干过。主要在南疆,最远的地方靠近塔克拉玛干沙漠。

深一度:当时的生活状况是怎么样的?

周远:当时一个月也能挣5000多元,生活肯定不能算好,但也不是极端困难,还能过。就是2016年5月,我妈做了手术,当时我还有工作要做,没有回家,钱对我来说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时候是我姐姐在照顾我妈,我必须去挣钱,没法去照顾她。

20年蒙冤者周远:被刑讯逼供后第1份口供我撕碎咽了新疆高院改判周远无罪的判决书

第一份口供我撕碎了咽了下去

深一度:还记得案发当天是什么情况吗?

周远:当时是晚上,我当时好像在看电视还是在摆弄象棋,记不清了。他们(警察)敲门,我去开的,他们说自己是伊犁市公安局的,找你有点事情。我当时很纳闷,说好。我那时候衣服没穿好,他们就进来了。然后我就想,去吧,当时没有想多复杂,就跟我妈说警察找我有些事情,一会儿就回来,然后就跟他们走了?。

深一度:他们是把您带到哪里?

周远:公安局一个地下室。起初没让我招供什么,就跟我聊天,我心想,你们跟我有啥聊的呢,我说你们有什么话说就行,但是他们就跟我闲聊。慢慢就问我,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就问到了那件事。?

深一度:后来发生了什么?

周远:我是深夜过去的,第二天大概中午的时候,他们刑讯逼供我。那个办公室的椅子还是木头做的,有靠背。他们把我的手向后拷在一起,拷在了椅背上。他们还拿来一本书,接近15公分厚,给我从铐住的地方塞进去。我说,你想把我的胳膊搞断?他说,放心,搞不断,做过实验。当时还有一个他们管叫“摇把子”的,有两个线头,一个线头从袜子里塞进去,还有一个从裤子里塞进去。塞进去之后就开始摇那个把手。一摇,身体就针扎一样刺痛。后来我把第一次口供撕掉了,他们就打我,全身都打,用膝盖顶我。??

深一度:为什么吃掉口供?

周远:当时口供上说,我捅的那一刀在那个地方(指受害的女学生阴部受伤)。我害怕,这不是我干的,我觉得特别不可思议,怎么可以拿刀捅那个地方?这比一般的杀人案严重。我就提出要看看口供,当时我们面对面坐着,他(指讯问的警察)可能也感觉到了我的想法,把口供按着推给我,我一把抢过来,就开始撕,我还想,撕也不行,就塞到嘴里吃掉。然后他就打了我有20分钟吧。?

深一度:你还记得办案人是谁吗?

周远:我记得比较清的有两个警察,一个姓黄,另一个姓于。

深一度:后来为什么又承认是你干的?你知道招供的后果吗?

周远:17号夜里进去的。到21号中午,就按照他们说的办了。?那个时候我害怕他们,我意志已经垮了,不能考虑这个事情了,就想我就把这两天过去就行了。如果说我再不去承认,我感觉我可能就活不到现在了。

本文地址:http://www.jxjjdy.com/gonggao/2188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