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知识产权保护网 > 相关法规 > 正文 >

3张借条拿到1780万的女人:还钱没问题 后有神秘人

2017年11月30日 18:48来源:知识产权保护网手机版

57岁的北京人娄志英,被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以“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起诉。娄志英编撰的神秘背景,让来自四川的女老板王女士相信,自己可以参与到一个重大的政府项目里,得到高额收益,哪怕抵押商铺,也把总计1780万的钱款打给了娄志英。

而娄志英前后却只给王女士出具了三张借条。之后数年,期待的高回报,就像一颗丢进湖里的石子,没了声响。

11月29日,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公开审理此案。

▲早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的开庭公告▲早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的开庭公告

在整个庭审过程中,头发花白、走路迟缓的娄志英,全盘否认自己利用“军人”背景和王女士商谈生意。她坚持,她们只是投资项目陷入困局,她会想办法把这千万巨款还给王女士。

经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天眼查数据显示,娄志英名下6家公司,有2家都是最高法公布的失信企业;娄志英作为大股东并担任执行董事的北京世尊控股有限公司,因不履行一起标的仅为不足2万元的劳动争议纠纷,被打上了失信企业的标签;而娄志英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信川吉科贸有限公司,因未履行一笔980.4万元的款项,也被列入“失信黑名单”。

此前,娄志英和她名字背后的公司连续几年都陷入不少民事诉讼当中。其中,娄志英作为大股东的北京世尊控股有限公司,曾陷入和北京银行姚家园支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而娄志英、北京世尊控股有限公司以及其他数人,曾被法院裁定冻结总共价值1.4亿多元的财产。

这个名下有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的女老板,这次面临的不仅仅是名誉和信任危机了。

  1

  王女士

  仅凭三张借条

  四川女老板轻易拿出1780万

57岁的娄志英比四川女老板王女士大6岁,曾经很长时间,娄志英是王女士信任的“娄姐”。她们相识于2013年初的北京。王女士女婿陈先生回忆,在四川做矿产生意的王女士,在北京找投资项目时,经人介绍,认识了娄志英。

“一开始,娄志英对我岳母特别嘘寒问暖,也特别关心。”陈先生说,也许因为这样,王女士就轻易对娄志英有了很强的信任感。按陈先生说法,在北京市海淀区马甸东路附近,王女士看到娄志英的几间办公室,这让王女士潜意识里更相信娄志英的实力。

认识一段时间之后,娄志英开始向王女士详细介绍自己的神秘背景,还给王女士看过一些转账短信,表示其资金进出都是千万乃至上亿级的。

陈先生说,王女士文化程度并不高,很早就下海,靠矿产生意赚了一些钱。她对于自己的眼光坚信不疑,而对于娄志英自报的身份,王女士也完全没有任何怀疑,甚至也没有说去查验下。

西城区检察院对娄志英的起诉书中指出,57岁的北京人娄志英,假冒军人身份,在2013年8月到2013年12月间,获取王女士的信任。娄志英用了一个并不存在的重大项目,“几个月钱就能回来”这样的许诺,让王女士先后三次总共转给她1780万元巨款。而如此大的资金往来,娄志英和王女士之间却没有签订正式的合同,只有三张娄志英亲笔签名的借据而已。

这三张借据,金额分别为220万、1200万以及330万,而公诉人查证的王女士和娄志英的转账纪录总额却是1780万。

▲三张借条的翻拍照▲三张借条的翻拍照

对于这样巨额的资金往来,娄志英在庭审时并不否认,但却始终强调,自己和王女士当时是在和一位浙江商人邵名震谈生意,看上了邵名震位于浙江嘉兴的一个养老项目。她自己也投了上千万的资金到邵名震的项目里,而王女士同样也把资金投了进来。

娄志英说,因为邵当时的银行卡被冻结,所以王女士才会把钱先转到自己的账户,然后她再转给邵名震的债权人,希望可以尽快解冻被查封的不动产。哪里知道,邵名震的债权人不止一个,直到现在王女士和自己的钱都陷在了邵名震的项目里。

而自己也在和邵名震打官司,追讨这笔钱。

如此巨大的资金往来,王女士和娄志英之间,只有三张借条。而娄志英将资金打给并未在庭审出现的邵名震后,同样也没有相应的正式协议。娄志英称,他们三人原本准备成立一家公司,只有草签协议,没有正式协议。

陈先生说,王女士多次催促娄志英尽快还钱,可娄志英每次都说快了,沟通了无数次之后,王女士才觉得事情不对。直到2015年4月,王女士才向北京公安海淀分局报警。2016年2月,娄志英被刑拘,之后曾被取保候审。2016年11月,娄志英被正式批捕。

  2

  娄志英

  神秘录音记录其有身份

  其辩护律师称不具证明作用

娄志英是不是以军人身份招摇撞骗,在29日的庭审上,控辩双方始终针锋相对。

检察机关调查发现,不存在娄志英的军人身份,但娄志英一直否认自己曾以军人身份自居。

同时,公诉人拿出多份证人证言,包括王女士的数位朋友、亲属陈述,证明曾多次听到娄志英介绍,自己是部队的、有很强背景。当年为王女士办理1200万贷款的成都一小额贷款公司的职员也专程赶来出庭做证,称曾见过娄志英两次,曾经亲耳听见娄志英说自己是部队的,能量很大。而娄志英对此,均予以了否认。

王女士的代理律师赵志诚当庭播放了一段王女士和自己一个债权人一起去找娄志英商讨如何还钱一事的录音。录音中,娄志英说了这么一段话。

“我在部队……,可以查我去,但是实话实说,我是隐形人。”

“我就是工具,工作根据国家给我的任务变换身份。”

“这个项目我光保证金就给了10亿。”

娄志英虽然承认,录音当中说话的人确是自己,但当时自己是受到了威胁和胁迫,被找王女士的讨债公司威胁,甚至自己还遭受了拘禁。之所以当时没报警,是担心有人去自己公司捣乱。

本文地址:http://www.jxjjdy.com/fagui/2183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