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知识产权保护网 > 相关法规 > 正文 >

男子杀人后自称精神病 法医看录像揭装疯卖傻之谜

2017年11月28日 10:15来源:法制日报手机版

男子杀人后自称精神病 法医看录像揭装疯卖傻之谜
图为庭审现场。资料图

“我有病,哈哈哈哈,我有精神病……”

他一边怪笑着,一边做出各种古怪瘆人的表情,还会当着警察的面,像女人一样蹲着小便……

此人就是个“神经病”,很多人看到这种情形估计会如此下结论。不过,对于面对他的警察来说,心中不禁要打个问号,毕竟此人是个杀人犯罪嫌疑人,落网后会不会装疯逃罪呢?

2004年一个宁静的午夜,一名歹徒潜入受害人潘小兰家中,杀死了她的丈夫和姐姐,潘小兰自己也身中13刀,身旁4岁的儿子在熟睡中被她用被子遮住逃过劫难。孩子在歹徒逃离后醒来,目睹了血腥的现场,吓得哇哇直哭。

7年后,警方抓到了犯罪嫌疑人王伟,面对警方指控,他却声称自己患有精神病。

王伟原本就是被通缉的对象,这次杀人后在逃,后因入室抢劫被抓获判刑。王伟服刑期间杀人案告破,遂被警方带回了上海。

在跟王伟的接触中,尽管其一再表现得疯疯癫癫,但办案民警一直感觉这应该是一个“正常人”,其间也找了法医进行鉴定,鉴定结果是:王伟患有精神病。

看着受害人潘小兰一家悲惨的境遇,警方需要一个经得起推敲和检验的真相。公正司法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上海警方把这“活儿”交给了司鉴所,希望能办成铁案。

管唯,精神病鉴定领域一名身经百战的法医,已有19年的鉴定实战经验。

“‘诈病’的我见过不少,但这次面对的究竟是何方神圣?我心里也没底。”管唯说,“当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警方调来王伟之前接受审讯的所有录像资料。总共11张光碟,时长从十几二十分钟到近两个小时不等。”

在后来的一周时间里,管唯抱着记录本,独自研究这些录像资料。

“16分08秒,狂笑中眼神冷静,且偷偷瞄了几眼监控镜头。”

“37分20秒处,停顿,作思考状。”

管唯没有放过一处细节,并作了详细的记录。

“对于精神病鉴定来说,鉴定对象的每一个细节,哪怕是警方看来毫无用处的废话,都有可能是至关重要突破口。”管唯说,因此,光看警方的笔录是远远不够的,鉴定人要从录像里面去挖掘鉴定对象的说话语气、表情、动作等细节,供最后判断之用。

“看完了11张光碟,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人是装的。”管唯告诉记者。但此时他不敢妄下结论,于是,他向公安局提议,让警方派人到王伟曾服刑的呼兰监狱了解情况。

与此同时,管唯又通过其他途径做了一些功课,了解到王伟的基本情况。“这个人之前是一名看守所的武警,但因拿枪威胁犯人被处理,退伍后又有过多次前科,劫财劫色。”

另一边,警方的调查有了结果。王伟当年的一些狱友,有的已经转移或刑满释放。经过辗转,警方联系到了相关民警和王伟的狱友。他们的证词,使管唯对自己的猜测更加肯定。

王伟的狱友说:“我从来没听他讲过自己有精神病,他对自己当过武警特别自豪,还因此看不起别人。”

监狱民警则透露,王伟在服刑期间表现正常,曾经获得1年3个月的减刑。

然而,王伟依然一口咬定自己“有病”,还提供了家族遗传精神病史。管唯知道,这个对手不好对付。

在做好充分的准备后,管唯与王伟开始正面“交锋”了。

“你们上海人合起伙来欺负我。”一进询问室,王伟就主动开口。

“杀了两个人,还致残一个,你内心无愧吗?”管唯紧盯王伟的表情变化。

果然,王伟眼角狠狠地抽了一下,旋即转换了话题:“那都是你们整的事,我不知道。”

“你以前讲过‘疑罪从无’‘零口供’这些法律术语,你愿意针对自己的事情解释一下吗?”

“你们快走,我烦了,不想说。”王伟两眼一翻,开始颠三倒四地说起疯话。

“哈哈,你们说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阎王老子收了我吧,哈哈哈……”管唯至今都记得他那些虽古怪瘆人,但伪装痕迹明显的笑声。

一个多小时询问下来,管唯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人就是在装疯卖傻。”

他告诉记者:“真正的精神病患者往往不主动讲述病情,伪装的精神病人则会积极暴露自己的症状。”

“我妈有精神病,我的病是遗传她的。”王伟一直强调其精神病家族史,警方到当地调查发现,他的母亲和弟弟确实都患有精神病。

“家族精神病史是一把‘双刃剑’,犯罪嫌疑人要么的确因此患上精神病,要么可能以此为借口。其中必有蛛丝马迹可寻。”管唯继续寻找真相。

后来经过了解,警方发现王伟只知道他妈妈有精神病,而对弟弟的病情却一无所知,因为弟弟发病是在他到呼兰监狱服刑期间。管唯说,王伟表现出来的“精神病”症状,和他母亲的症状几乎一模一样。但和他弟弟的症状却大相径庭。

“这也太巧了。”管唯说,这还不是唯一漏洞。王伟的发病十分突然。“呼兰监狱的民警证实,他之前还好好的,被押到上海之后,就说自己有精神病了。”

不仅如此,王伟的一系列怪异行为,比如蹲着小便,仅在承办民警面前才表现出来。

经过四个月的鉴定、调查,管唯等人得出结论:犯罪嫌疑人无精神病,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和受审能力。

面对鉴定结果,王伟愤怒地撕碎了通知单,他知道,这次他再也没了狡辩的借口。最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死刑,立即执行。

管唯说,给伪装精神病的案例作判断,需要鉴定人有足够的胆识和责任心。因为“有病推定”的临床思维和仅凭送检的材料做鉴定,会给工作造成很多失误。

本文地址:http://www.jxjjdy.com/fagui/1962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