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知识产权保护网 > 年度报告 > 正文 >

战犯庭审现场不服审判服毒自杀 毒药是咋带进法庭?

2017年11月30日 20:22来源:外事儿手机版

庭审现场服毒自尽?电影都不敢演的情节在现实中发生。

11月29日,设在荷兰海牙的联合国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对波黑战争时期6名前军队高官进行二审宣判。

在法官宣布6名被告之一的斯洛博丹·普拉利亚(Slobodan Praljak)判处20年监禁时,普拉利亚大喊“我不是战争犯”,并站起身来吞服了一个玻璃瓶内的不明液体。

他说:“我服用了毒药。

主审法官卡梅尔立即中止诉讼,并呼叫救护车。

随后,据克罗地亚官方新闻通讯社报道称,普拉利亚在医院死亡。目前,摄入的物质究竟是什么还不清楚。

一时间,法庭成了“犯罪现场”,视频流出后迅速引爆网络。

毒药如何被带进法庭的?

通常来说,法庭管理森严,别说一瓶毒药了,一根针都带不进去吧。

据纽约时报,周三早上,被告在海牙附近一个高度安全的荷兰监狱院内的拘留中心被移送到法庭。他们被警卫押解,通过地下停车场驶入法庭大楼。被拘者与旁听人员没有任何联系,任何在监狱中与囚犯见面的访客——包括律师,家人和朋友,都要通过安全检查。

战犯庭审现场不服审判服毒自杀 毒药是咋带进法庭?

那么,普拉利亚怎么可能获得毒药并将其带到严密安全的法院的?

据英国《太阳报》报道,一名经常在海牙国际法庭为嫌犯辩护的塞尔维亚律师表示,带毒药混进法庭很容易。

“律师和其他法庭工作人员的安全“就像在机场一样”,安检人员检查金属物品并没收手机,但“药丸和少量液体”可以在检测仪器下通过。”

好吧,真该让他们学学北京的地铁安检。

战犯庭审现场不服审判服毒自杀 毒药是咋带进法庭?

服毒者是谁?

现年72岁的普拉利亚曾是一名波斯尼亚克族的工程师,还曾经做过电影和戏剧导演

他拥有工程学,哲学,社会学和戏剧四个专业的学位。毕业后,20世纪70和80年代,他在萨格勒布、奥西耶克和莫斯塔尔担任戏剧导演,还是一个作家

战犯庭审现场不服审判服毒自杀 毒药是咋带进法庭?

随着南斯拉夫爆发战争,普拉利亚加入克罗地亚军队,在1992年至1995年担任克罗地亚军队和克罗地亚国防委员会的将军。

战争结束后,他转身又成为了一名商人,开公司拍电影、制作电视节目,同时还出书。

战犯庭审现场不服审判服毒自杀 毒药是咋带进法庭?

他被控犯了啥罪?

1993年,普拉利亚成为波斯尼亚克族国防军(HVO)的主要指挥官。

据纽约时报报道,普拉利亚是波黑战争中的一个关键人物,他是克罗地亚政治和军事领导人以及克罗地亚部队在波斯尼亚战斗的主要联络人。

战犯庭审现场不服审判服毒自杀 毒药是咋带进法庭?

战争时期,在对种族混合的莫斯塔尔城的长期包围和炮轰中,建于16世纪的石桥被摧毁了。

这次对莫斯塔尔旧桥的袭击被视为对多元文化主义的攻击。普拉利亚因在莫斯塔尔市的罪行被判刑。

战犯庭审现场不服审判服毒自杀 毒药是咋带进法庭?

2013年5月,联合国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对普拉利亚等6人在波黑战争期间犯下反人类罪和战争罪作出一审判决。6人被判10-25年不等刑期。

据报道,法庭认定:

1993年夏天,士兵在普罗索尔围捕穆斯林,普拉利亚没有努力阻止这一行动,也没有阻止莫斯塔尔市历史悠久的老桥和清真寺的破坏。

几名被告参与了驱赶波黑穆斯林和其他非克罗地亚人,并企图将波黑领土并入克罗地亚的犯罪活动,这些犯罪活动包括谋杀、迫害、使用酷刑、驱逐出境等罪行。据不同估计,波黑战争期间共有10万多人死亡。

战犯庭审现场不服审判服毒自杀 毒药是咋带进法庭?

6人随后提出上诉

二审宣判期间,法官驳回了6名被告的绝大部分上诉内容。普拉利亚不服审判,当庭服毒身亡。

克罗地亚总理普列科维奇说:对普拉利亚的死亡表示遗憾。

“政府对所有在波黑战争中的受害者表示哀悼,我们对判决表示不满和遗憾。”

本文地址:http://www.jxjjdy.com/baogao/21889.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